• <samp id="owi06"></samp>
  •  
    朱媛媛和辛柏青:一定相愛一輩子
    來源: | 作者:淑潔 | 發布時間: 2022-12-07 | 2803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    今年8月,朱媛媛憑借電影《我的姐姐》,獲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配獎,被網友盛贊“實至名歸”。

    獲獎的朱媛媛云淡風輕,只發了條“感謝大家對《我的姐姐》的厚愛,感恩這份好運氣”的微博。評論區除了一片祝賀,還有眾網友吃驚“你和大名鼎鼎的辛柏青是夫妻?”“你倆好低調,真是娛樂圈的清流”……


    不想靠臉吃飯  深得老師器重

    “記得你最愛穿白裙子/我最喜歡你的大辮子/我愛看你傻笑的樣子/說我是你愛的女孩子/我們一起攢錢賣房子/我不能忘記我們過的苦日子/我們一定相愛一輩子……”

    朱媛媛和辛柏青最愛這首《幸福的兩口子》的歌曲。閑時居家的日子,他們時常會哼唱,對望的眼神中,寫滿了默契與歲月靜好。朱媛媛比辛柏青小1歲,兩人已經相識29年,今年是兩人結婚的第16個年頭。

    今年48歲的朱媛媛出生在青島市一個普通家庭。1984年,《血疑》紅遍中國,山口百惠成為無數人心中的夢中女神。短發斜劉海,還有顆小虎牙的朱媛媛,和山口百惠神似,得到不少夸贊的她,對演戲產生了興趣,經常在家編故事,對著鏡子演戲。

    后來,鞏俐主演的《紅高粱》更深深吸引了她。她覺得,電影特別美,紅紅的光,把鞏俐拍得特別又美麗,因此中考時就報考了青島藝術學校。

    從藝術學校畢業后,朱媛媛被分配到當地教育局。報道那天,她睡過頭遲到了,便干脆繼續深造,打算將來做職業演員,成全小時候的夢想。

    1993年,朱媛媛一路過關斬將,同時考上了北影,中戲,上戲,三所知名院校通知書都來了,朱媛媛一時犯了難。

    朱媛媛給自己定位很清晰:不靠臉吃飯,作為演員,一定要實實在在靠演技。如果去中戲,她既可以好好學表演,還能演舞臺劇。加之鞏俐、姜文、呂麗萍等她欣賞、喜歡的演員,都是中戲畢業。經斟酌,她最終選擇了中戲。

    因為有三年藝術學校的功底,再加上學業非常努力,剛進中戲不久,朱媛媛就成為老師最看重的學生之一。

    和朱媛媛不同,辛柏青從小對表演并不感興趣。他是北京人,從小的夢想是成為一名專業運動員,曾經專門練過三年跳高,但因為個子在高中時只長到182厘米,沒到190厘米,教練就把他勸退了。

    失去目標的辛柏青很迷茫,不能學體育,只有兩條路走:高中畢業后要么工作,要么考大學。

    有一天,在得知高中同學報考北影的制片系,他便隨口問了句“我能報考嗎?”

    同學說:“你外形不錯,可以考表演系試試?!钡敃r北影報名時間已經截止,辛柏青便報考了中戲表演系。1993年,辛柏青幸運地考上了中戲。

    彼時,辛柏青每天都很快樂,他感覺找到了自己的目標,尤其是中戲的學習氛圍,那是一種對藝術生命的精神傳承。但是剛進校園的辛柏青,只會翻跟斗,基本功一點都沒有。所以,辛柏青在快樂中刻苦努力著:從大一開始,每天6點起床練晨功、上課,做作業,直到凌晨3點才休息。如此周而復始,天天如此。在學習上,辛柏青幾乎處于瘋狂的狀態,即使走在路上都在琢磨功課。見到一個人,他就想,他在干嗎?可不可以給他們編一個故事?他喜歡拿著相機上街捕捉路人各種百態,揣摩他們的心理、研究他們的面部表情;他如饑似渴地閱讀大量小說,然后從中截取一些感興趣的片段,改編成各種各樣的小品。

    大一那年,是辛柏青在中戲最認真刻苦的階段,期末考試時,老師給了他一個滿分。


    緣分安排  迎來演藝事業的春天

    在中戲上學的第一天早上,辛柏青拿著飯盒去食堂吃早飯。吃完早飯,他看見前面一個女生:梳著一長辮子,穿著一雙小布鞋,尤其是那身大花的緊身牛仔褲顯得特別土特別奇怪。眼前晃動著的兩條“大花腿”,讓辛柏青心生好奇:這是一個怎樣的女生呢?

    于是,他抬頭看了看女生的臉。女生此時正微笑著,顯得特別開心。此時附近并沒有人,辛柏青想:這丫頭不僅土,還是個傻妞,一個人還那么樂呵呵的,傻里吧唧的。

    很快,辛柏青知道,她叫朱媛媛,是班上的同班同學,性格特別熱情爽朗。之后不知怎的,朱媛媛的笑臉,便深深刻在他腦海中揮之不去了。他發覺,他愛上了這個愛笑、有兩顆小虎牙的姑娘。

    而辛柏青長相很帥,在中戲是跳高健將,朱媛媛對他也漸漸心生好感。雖在心底互生愛慕,但誰都沒捅破這層窗戶紙。

    一次,辛柏青看見朱媛媛和男同學在一起探討課業,心里產生了嚴重的危機感,他是一個靦腆的人,害怕被拒絕,所以一直沒勇氣跟朱媛媛表白。當晚,他喝了酒,借酒鼓起勇氣向對朱媛媛表白:“媛媛我喜歡你,做我女朋友吧?!?/p>

    朱媛媛并沒表態。心想:你喝醉了,等你酒醒后再跟我說,我就答應你。但等了很長時間,辛柏青再也沒表白過。

    很快到了大一下學期,辛柏青在運動會上獲得了跳高一等獎,學校獎勵了他一袋洗衣粉,辛柏青就把洗衣粉拎到了朱媛媛宿舍。當時朱媛媛宿舍有6個女生,辛柏青在門口對著6個女生喊:“誰要洗衣粉?誰拿洗衣粉就做我的女朋友?!?/p>

    沒等大伙反應過來,辛柏青就把洗衣粉塞進了朱媛媛手里。在大伙的哄鬧中,朱媛媛成了辛柏青女友。

    原來,辛柏青跟朱媛媛表白后,見她沒有回應,心里很痛苦,以為朱媛媛不喜歡自己。但他還想努力一下,就借用洗衣粉以開玩笑的口吻試探朱媛媛。沒承想,竟然成了。自此,兩顆彼此愛戀的心連接在一起。他們在一起排作業、分析角色、手拉著手逛北京城的大街小巷,共同的愛好和價值觀,使得兩人的心越來越近,愈發情深意濃。

    1995年大三那年,兩人開始涉戲。朱媛媛參演《一地雞毛》中一小保姆角色,第二年,她就主演了電視劇《貧嘴張大民的幸福生活》,并憑借該劇獲得金鷹獎最受歡迎女主角獎,此后片約不斷;而辛柏青參演了第一部電視劇《走近陽光》中的有志青年張立晨后,在現實生活中卻并沒得志。

    1997年,從中戲畢業后,朱媛媛異常勤奮,更加努力拍戲。她是北漂,生活壓力大,她得有個自己的“窩”,要吃飯,要生存;而辛柏青是北京本地人,沒有太多生活壓力的他,很晚熟,竟然愛上了網絡游戲,經常在網吧熬夜打游戲,打到凌晨三四點鐘是常事。

    面對不著調的辛柏青,朱媛媛很苦惱:沒戲拍可以,但你得有健康的生活方式。為了讓辛柏青戒掉網癮,她沒少和辛柏青斗智斗勇過。一開始,朱媛媛經常批評他:“再出去玩兒到深更半夜,我就換鑰匙了?!薄霸偻婺敲赐?,我就反鎖門,不讓你進門!”

    辛柏青趕緊保證:“我就打一會兒,12點鐘前肯定回來?!钡煌鎯?,辛柏青就忘記了時間,仍舊晚歸。為了爭取下次玩兒的機會,辛柏青就跟著朱媛媛一起批判自己,特別虔誠地說:“我不對,怎么又玩兒一宿呢?下次我可一定記住了,一定12點鐘前回來?!?/p>

    但下次去玩兒,辛柏青還是仍舊很晚回家。嘮叨的時間長了,辛柏青便有點不耐煩。終于有一次,他爆發了,反手就把門給砸壞了,還要抱起電視砸。

    見批評起不了效果,朱媛媛改變了策略。只要辛柏青比前天晚上早回來半小時,朱媛媛就表揚他:“你今天表現太好了。明天要是比今天再早回半小時,那就更好了?!?/p>

    在朱媛媛曉之以理的扶持下,1年間,辛柏青漸漸幡然醒悟,成功戒掉了網癮,人生逐漸回到了正軌上。

    1998年,辛柏青考進中國國家話劇院,開始出演話劇。在話劇舞臺上磨礪了兩年后,他的演技愈發精湛。2000年,他參演了首部電影《因為有愛》;2001年,在話劇《狂飆》中,辛柏青首次挑大梁,飾演中國現代戲劇奠基人之一的田漢;同年,他又主演電影《小城之春》。他用強大的人物塑造能力和舞臺表現力,將一個個性格和身份迥異的人物,演繹得真實又有血有肉,頗受廣泛關注。自此,辛柏青迎來演藝事業的春天。


    佳偶天成  我們是彼此的幸福

    雙方事業漸入佳境后,因忙于各地拍戲,兩人聚少離多,結婚的事兒一拖再拖。直到2006年,她和辛柏青才結束13年的戀愛長跑,步入婚姻殿堂。兩人只領了結婚證,并沒舉行婚禮儀式。在去民政局的路上,朱媛媛給辛柏青提了兩條要求:第一、不能動手打人。在她看來,男人動手打女人,是最無能地表現,她最看不起這樣的男人;第二、不能有婚外情。她覺得,只要是人,喜歡和欣賞美好的東西最正常不過,但得有度,得遠遠地欣賞。

    辛柏青不擅表達,說:“你放心,我這輩子只愛你一個人?!边@句在影視劇里經常出現的古老情話,并沒打動朱媛媛。

    一次,辛柏青在劇組新劇的殺青宴上喝多了,朱媛媛把他接回來后,趁著他還沒酒醒,就打探道:“劇組里有沒有喜歡你的女孩,你有沒有喜歡她?”辛柏青搖頭晃腦答:“沒有,我只愛你一個?!?/p>

    朱媛媛笑了,俗話說,酒后吐真言。她抱著醉得一塌糊涂地辛柏青道:你這男人挺厚道。以后你遇到比我好的了,我就放手,并祝福你。因為你吃過了燕窩魚翅,再讓你吃窩窩頭,這日子也過不好了。假如你遇到不如我好的,那我就不放手,我相信你會對比,覺得還是自己的老婆好……”

    2007年年底,電視劇《潛伏》開始籌拍。導演請夫妻倆出演男女主角,并表示,“男女主角就是為你們口子量身定制的”。夫妻倆很開心,但誰承想,此時朱媛媛發現自己懷孕了,女主角有很多打戲,為了安心、安全養胎,她只好推掉了導演的邀請。之后辛柏青也推掉了邀請,他不忍心讓朱媛媛一個人經歷10個月的懷胎辛苦,他要日夜陪在她身邊,迎接他們的寶貝平安、快樂地來到人間。對于夫妻倆來說,陪在彼此身邊共同孕育愛情結晶,才是當前更重要的事。

    不久,《潛伏》開播后,得到觀眾的熱情追捧,姚晨和孫紅雷成了炙手可熱的超一線明星。朋友們都為夫妻倆可惜,朱媛媛卻很通透:“什么人什么命,換我倆演,指不定就紅不起來?!?/p>

    自從懷孕后,朱媛媛一直不愿意待在家里,她喜歡到大自然中去。辛柏青就隔三岔五地帶上清洗好的水果、點心,背上水壺,邀上大學的幾個好友一起到公園里,陪著朱媛媛打牌、玩兒,好友都打趣道:“柏青,你好惡心,真沒想到你像演小品似的,把細心體貼演的是否太過了哈?”

    2008年,女兒本本出生后,朱媛媛開始逐漸淡出熒屏,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女兒身上,偶爾趁帶本本的間隙,才會拍拍戲。在她看來,陪伴,就是對孩子最好的教育。在朱媛媛的陪伴下,本本特別乖巧懂事、善解人意。

    一次,朱媛媛問當時才3歲的本本:“你為什么要到媽的肚子里來,做媽媽的女兒?”本本答:“因為我愛爸爸媽媽呀?!边€有一次,本本看到爸爸悄悄跑到廚房偷親媽媽,她也跑過來讓爸爸抱,親了朱媛媛一臉的口水。之后,她抱著爸爸和媽媽的臉,左看右看,然后眼睛瞇成一道縫說:“爸爸媽媽真好,真的?!?/p>

    2019年,辛柏青在電影《妖貓傳》中,飾演李白一角。他將李白的仙風道骨、半醉半醒的狀態演繹的如詩如畫,活脫脫一副“高力士脫靴”的經典畫風復刻。一向要求嚴格、很少夸獎演員的導演陳凱歌忍不住稱贊道:“辛柏青是真正的戲骨,把李白演活了?!?/p>

    近兩年來,辛柏青在《歸來》《我和我的祖國》《大秦賦》《王陽明》等大型熱映影片中,都有參演角色,雖然多為配角,戲份不重,但他始終堅信:沒有好角色,只有好演員。

    2022年5月,熱播劇《人世間》開播。辛柏青果真沒辜負大家的期望,用炸裂般的演技,征服了觀眾。他飾演的周秉義,一聲催人淚下的“媽”,觸動了萬千觀眾的淚腺,他沒有夸張的肢體語言和歇斯底里的吼叫,卻將兒子對母親的不舍刻畫得入木三分,也把周秉義這個正直善良、公正廉明、有大格局卻不能忠孝兩全等各種性格為一體的人物,演繹得淋漓盡致,至此,辛柏青真正“火”出了圈。但朱媛媛和本本需要他的時候,他依舊會推掉劇本,安心陪伴在她們身邊。

    而朱媛媛也在2022年8月初,憑借電影《我的姐姐》,獲大眾電影百花獎最佳女配獎。這部電影,是她帶本本旅游時拍攝的。彼時,朱媛媛應導演殷若昕之邀,出演電影《我的姐姐》中姑媽一角。

    適逢女兒小升初放暑假,朱媛媛也有帶女兒出游的計劃。拍片間隙,朱媛媛便帶著女兒玩成都的鴛鴦樓、天府熊貓塔、東郊記憶、杜甫草堂等旅游景點。徜徉在繁華與市井、現代與古舊的成都,女兒很快樂,一掃學業的緊張情緒。

    在游覽杜甫草堂時,女兒優哉游哉地讀著杜甫的詩句“蕩胸生層云,決眥入歸鳥。會當凌絕頂,一覽眾山小”“人生有情淚沾臆,江水江花豈終極。黃昏胡騎塵滿城,欲往城南忘南北……”看著女兒如此開心,朱媛媛身心也非常放松,拍戲更專注,把“姑媽”一角演繹得真實而又共情。

    很多人以為朱媛媛會抓住這個獲獎機會,彌補她在事業高峰期回歸家庭的遺憾,全情回歸影視圈。但朱媛媛卻依然過著她平淡的日子,極少參加綜藝節目,從不宣傳自己,隨遇而安地保持著原本的生活節奏。別人趨之若鶩的娛樂圈,對于朱媛媛來說,不過是一份“尋常工作”。

    成名后的辛柏青和朱媛媛,一如既往地把家庭放在第一位,縱然走得再遠,依然記得來時的路,不忘初心?;蛟S,正是因為相同的性格和生活觀,才讓夫妻倆在五光十色的娛樂圈一直相濡以沫、恩愛如初。他們的感情,正如歌曲《幸福的兩口子》里唱的:我不能忘記我們過的苦日子/我們一定相愛一輩子……”


    20岁china男同志免费_全部极品av娱乐盛宴_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俺去了_掀开奶罩边吃边摸下视频
  • <samp id="owi06"></sam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