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amp id="owi06"></samp>
  •  
    野性消費是一件壞事嗎?
    來源: | 作者:高浩容 | 發布時間: 2022-01-10 | 4585 次瀏覽 | 分享到:

    前一陣子,又有某外國品牌忽視國人對國家完整性的重視,做出讓國內消費者失望的舉動。致使一群國內消費者,通過對國產產品的高額消費,表達他們對于某些國外品牌的失望,同時表達對于國內品牌的支持。


    這股消費風潮,有人在網絡上稱其為“野性消費”。


    野性消費引起某些人的支持和效仿,但也引起某些人的擔憂;他們擔憂野性消費會對社會造成不好的影響。

     

    什么是“野性消費”?

    如果我們想要批判一個社會現象,那么在批判之前,我們需要先了解這個社會現象,否則很可能陷入“稻草人謬誤”。


    所謂稻草人謬誤,就是一個人嘴上說是要討論A,實際上討論的卻是B。比如有的人大肆批評野性消費,但實際上他批評的壓根不是野性消費。那么他批評半天,就是在批評一個稻草人,一個假想敵,再怎么批評也批評不到點上。


    所以我們要先給野性消費定調,才能好好討論野性消費的問題。


    野性消費的核心概念,是“野性”。


    但野性是壞事嗎?比如因為看見某些外國品牌有了不恰當的營銷,我們通過支持本土品牌來回應,這表示這些消費者在做壞事嗎?


    從相關的事件來看,這個野性或許應該翻譯為“非理性”。而某些人似乎把野性解讀為“不理性”,因而帶有貶抑。


    非理性和不理性是兩回事。


    理性,正如亞里士多德所說,“人是理性的動物”,他的意思是人和其他動物不同,人通過分析、綜合與使用語言等能力,進而明辨是非,獲得真理。所以理性不是指一個人總是鐵面無情,像個機器人一樣對待每一件事。真正的理性是能夠應對各種問題,找出解決問題的答案。


    非理性,指的是和理性相輔相成,人具有的另一項能力。非理性包括人的情感,對生命的熱愛。比如一個人如果完全理性思考,他可能不會犧牲自己的生命去救人,但人有時會選擇聽從非理性的聲音,這樣才有了舍己為人的感人事例。


    當一個人想要舍己為人,他的理性還是在運作的,比如一位犧牲自己的消防員,他在救人的時候,會運用理性來思考“我該怎么救人”。


    人的理性與非理性乃是一體兩面,是人的意志作選擇的依據,所以人不會變成一臺行走的電腦,也不會變成一個純然感情用事的動物。


    至于不理性,則是指一個人既沒有用理性思考去做決定,也并非處于非理性的狀態,而是基本把自己降格為動物,聽從動物的本能沖動行事。


    因此,包括存在心理治療在內的人本心理學,都會著重于引導人們合宜地使用理性與非理性。比如有些男性覺得哭泣是可恥的,是沒有男子氣概的,于是他們會壓抑自己非理性的需求,但這對他們的心理健康會造成危害。在咨詢師的引導下,這些男性會漸漸接受自己非理性的需要,懂得和伴侶傾訴,允許自己有情感方面的軟弱和需要。


    因此,一個人要避免的不是非理性,而是不理性,以免不理性給自己造成危害。比如之前有個新聞,一位女士跟男友吵架,結果賭氣跳到水里,要男友來救她,但男友又不太會游泳,結果女士因此喪命。這樣的沖動就是不理性的表現。再如研究顯示,酒精會降低一個人的理性能力,導致人不理性的行為。這些都是我們平常要避免的不理性的情況。


    從這里我們回頭看“野性”。如果一個人的消費是不理性的,那這種野性確實應該約束。但如果一個人說的野性是非理性的,那么這也并不是什么壞事,比如我們通過購買來支持國貨。

     

    為什么非理性有時讓人焦慮?

    在成長過程中,我們會發現,理性往往被大人過分強調,而非理性卻因為經常與不理性混淆,導致被視為應該排除的人格缺點。同時,大人也因為擁有孩子沒有的權力,在他們內心涌現無能感的時候,更容易用語言或肢體暴力去剝奪孩子思考的自由,進而阻礙他們學習使用非理性的能力。


    因此,野性消費,如果是非理性的消費,我以為是應該受到鼓勵的。就像我們出于愛國而把原本要買外國貨的錢,轉而買國貨。但我們因為使用的是非理性,所以我們還是可以在挑選國貨的時候,理性地選擇。


    比如為了展現對國家的熱愛,選擇買國貨,然后我用理性在國貨品牌中選擇我喜歡的牌子,購買我需要的產品。短時間看起來,我好像買了挺多東西,實際上我只是把接下來生活需要的東西,提前買好而已。


    但不理性的消費,是把理性拋掉。用心理咨詢的術語,就是任由自己的心智年齡“退行”成小嬰兒,任由自己變成一只巨嬰。然后把卡刷爆,買一些自己不需要的東西。所以不理性的消費者大多本來就沒有節制,不管國貨還是洋貨,花起錢來都一個樣。


    既然不理性的消費,我們要避免,那為什么非理性的消費,也會引起某些人的焦慮呢?以致有些人面對他人的非理性表現,會急著要阻止對方。


    比如有的男性非常怕看到女性哭泣,他們會因此手足無措。有的男士會開始干些其他的活,假裝沒看見,逃避面對哭泣的人。有的父母害怕看見小孩哭泣,他們有的會大聲呵止孩子,甚至威脅他們“再哭,我就叫警察把你抓走!”。表面上看,這樣說的父母擁有很大的權力,但仔細觀察,你會發現他們根本展現不出任何力量,而是慌張之下,通過對孩子吼叫的方式宣泄自己的無能感。


    所以當我們看見野性消費的現象,首先要分辨一下,這群消費者到底是受非理性驅使,還是受不理性驅使。接著,如果覺察到他們其實是非理性消費,但我們如果內心還是有焦慮、不安的感受,那么這時候可能要自我檢視一下,我們是不是在成長過程中,非理性的自我受過大人無情的打壓,導致我們沒有真正接納自我非理性的一部分。

     

    消費沒有必要全是理性的,因為人本來就不是只有理性

    消費,是現代人表達意見的工具??匆娦蕾p的藝人代言某產品,我們可能就會買該產品。出于愛國的熱情,我們可能會把原本買外國貨的錢,轉而用來支持國貨。


    我們沒有必要害怕野性消費,只要我們的消費物有所值。這需要我們將理性與非理性恰當地結合在一起,也就是更完整地接納我們自己理性思維的能力,以及情感和激情。


    20岁china男同志免费_全部极品av娱乐盛宴_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俺去了_掀开奶罩边吃边摸下视频
  • <samp id="owi06"></samp>